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环己基甲醛 >> 正文

【荷塘“夏日风情”征文】等你,来世的路口(小说)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闻月和文墨他俩在读高中哪会儿就恋爱了,没有人知道。这是他们之间的秘密,像一道深奥的数学题,答案种种,只有他俩知晓。

闻月是高年级文科班的班花,醉人的酒窝,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秀直而长的头发,在初夏的阳光下转身嫣然一笑,让无数男生为之迷倒,狂热追求她的不在少数,而她都婉言拒绝了,谁都知道她早已有了心上人。

文墨,中等身材,长相一般,理科班的学霸。大多数女孩欣赏他的才学,压根没有想去跟他谈恋爱。他除了学习,人没有多大的情趣,闻月偏偏就选择了他。感情的世界里,没有人能够说得清。高中三年,他俩诡异地保持着距离,爱情的小火苗在各自的心里扑腾燃烧着,就差那么一点点的火,彼此攻略双方的“城”。这种缄默和望眼欲穿的状态,给他俩的爱情保持着神秘感,覆盖着一层薄薄的膜。

高考结束,闻月如愿地被A城的名校录取了,文墨则被B城的名校入取。按理说是件很开心的事,可南方与北方的距离,让他俩有些失落和不安。

“文墨,明天就要去学校报到了,傍晚在501站台等我,有话跟你说。”

搁下坐机,她仔细地打扮了一番,嘴唇还淡淡地涂了一抺,这是今年夏天表姐送她的东西,她也从来没有用过的东西——口红。闻月在站台来回徘徊着,东张西望着,足足等了一个小时,却不见他的人影。

“书痴,胆小鬼!”

她心里埋怨着,悻悻地离开了站台。回到家拿起坐机迫不及待地往文墨家拨打,她想听一个合理的解释。

“是闻月吧,文墨他天还没有黑就出门了,说是和一个老同学见面,天都大黑了,马上要下大雨了,这孩子还没回来呢。”

是文墨母亲接的电话,闻月心里气恼。

“什么时候了?还去和老同学见面?”

窗外开始下起了大雨。想着明天还要坐火车去A城的大学报到,她也没有去多想,熄灯,睡觉。

此刻,雨下得更大了。

2

南方的城市真美!

大学校园在幽静中洋溢着浓浓的文化气息,人工湖,亭台楼阁,宽敞的教学楼,从全国各地来报名的同学,她青春娇艳的脸庞本能地露出让人心醉的嫣然一笑,许多迎面而来的男生都会稍稍驻步偷偷地瞟她一眼,随即盯着她的背影,回着头……

她沉醉享受在这个新的环境里。时间悄然地过去了一个月,某天的周末,闻月正和室友们聊得起劲,忽然听见传达室的阿姨在女生宿舍高喊:

“闻月同学,有你的电话!”

“来啦!”

“妈,有事吗?”

“月儿,你这孩子出门一个月也不往家里打个电话!”

“妈妈,学校有好多事呢!下次一定记得给你打电话,汇报工作!”她撒娇地说。

“妈,还有事吗?”

“怎么啦,就不耐烦了!”

“妈,你说,我听着呢!”闻月耐着性子说道。

“月儿,我和文墨的母亲是好朋友,又在同一个单位上班,你和文墨又是同学,你该打个电话问候一下文墨。”

“妈,文墨他怎么啦?”闻月心里咯噔一下,急促地问。

“听文墨母亲说,报名前他去见一个老同学,等了那位同学一个晚上,淋了雨,受了凉,第二天发高烧,得了肺炎,在医院住了快一个月了,刚到北方的大学报名。”

“妈,文墨等谁呀?”

“这孩子,从小性格内心,脾气拧得狠,他没说。你俩从小一起长大,有空打个电话给他学校,关心一下!”

“妈,我知道了!”

挂完电话,闻月心里有些疑惑。“文墨等谁呀?傻傻的样子,还真痴情!”闻月给他打电话,他只是说在等一个重要的人。

“搞什么鬼?玩捉迷藏呢?”

闻月心里有些怨气,她知道他的性格就是这样,拧得狠。真不知道当年怎么爱上他的,究竟看上他哪一点,是因为那时自己还年轻,她可笑地摇了摇头。

3

每年放寒署假,他俩都会见面。

彼此寒暄着各自大学校园里发生有趣的事,交谈中多了一些客套。闻月时不时地故意挑逗他开心,他的话却很少。

“你们理工男,是不是都是书痴,不会恋爱呀?”她的语气充满了责备,老半天,他冒出了一句话:“不一定!”

她哭笑不得,无奈地摇着头。

“那天叫你在501站台等我,你去哪儿了呀?”

她又提起了当年的事。

“那天我走迷了方向。”

“你拿我当小孩吧!走迷了方向,你也不能在大雨中傻等一晚上吧?”

文墨没有回话。

大学毕业后,闻月留在了A城工作,文墨在哪工作,她也不知道。他俩之间几乎没有什么往来,峦爱关系似乎也莫名地烟消云散了。

“文墨,你在哪工作,有时间吗?”这是工作几年后闻月打给他的第一个电话。

“我,我在北方工作,有事吗?”

“如果你有空,就过来参加我的婚礼。”

“恭喜你!我,我有空一定过来道喜!”

婚礼在A城举办得很隆重,绿茵茵的广场上,云集了许多大学时期的校友和老师。新郎长得很帅气,闻月穿着洁白的婚纱。俩人站在婚庆台上,相互微笑凝望,台下发出“啧啧”的赞美之声。

“天造的一对,郎才女貌哇!”

闻月的眼睛有意无意地在人群里搜寻着,这是她的最后一次留恋。

4

都说新婚的女人最漂亮,这话一点都不假。丈夫的体贴,新婚的喜气,充盈着闻月原本就光彩照人的脸。她和丈夫的事业也蒸蒸日上,如日中天。两年后,丈夫提升为外销部的主管,她提升为文秘部的主管。在高高的写字楼里,望着一街之隔商场后面的一幢高楼,她觉得自己很幸福、很幸运、很知足。暗想之下,心里忽然掠过一丝念想:文墨,还好吗?一阵敲门声,让她从暇想中惊醒了。

“请进!”

小丽拿着文件走进了办公室。

“闻部长,这份文件需要你签字。”

签完了字,她随口问了一句:“小丽,对面商场后面的那幢写字楼什么时候建的?”

“闻部长,建了好几年啦!是搞软件开发的大公司。”

“好些年啦?我怎么没有发现?”

“闻部长,前两年哪会儿你不是在二楼办公么,应该是商场的楼挡住了你的视线吧?”小丽不好意思回答道。

“还真有这可能。”闻月自言自语,点着头。

几年后,闻月的孩子都5岁了。稳定的高收入,宽裕的生活,宽敞的住房,聪明可爱的儿子,体贴的丈夫。她没有一点烦恼,一切的一切都朝着美好的方向发展。

5

这些天,她总觉得腰疼得厉害,不会是那些事干多了吧。她自己想想都发笑,哪来的这些胡思怪想呢。

她不想因为这件事惊恼他们的幸福生活。下班后,独自去了趟医院,医生说是肾炎,要打吊针和吃药,交待了注意的事项,开了许多的药,她便打了个电话告诉丈夫今天要加班。在医院一个人打完吊针,又把药放在公司的办公室里。她做的一切是不想让他的丈夫担心,她不想让这个家受到任何伤害。

利用上班时间她偷偷地溜进医院打吊针,偷偷地在办公室吃药。一个月后,病也好了。她庆幸自己的决定是对的。

七年又过去了,儿子都读小学六年级了,日子安稳平静。随着她职位的不断提升,工作压力越来越大,应酬越来越多,睡眠越来越少。才三十五岁的人,就经常失眠,脸色有些腊黄,她胆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丈夫就陪她去了医院。

“你五年前就患有肾炎,这种病症是有潜伏期的,过度劳累,极易复发的!”

医生用眼神向她的丈夫示意了一下,他俩走出了病房。

闻月知道自己的病状,她没有表情地坐在病床上。

“医生,我一点也不知道我妻子五年前得了肾炎,现在该怎么办?”

医生笑了笑说:“这只能说你这个做丈夫的不称职,你娶了一个好妻子。现在的情况看来只有做血透,但这只能维持生命,要想使她的病有个基本改变,必须做肾移植手术,肾难找,匹配的肾源难找啊!”

“那该怎么办啊?”

“别无他法,只能等肾源!”

从此,闻月的家庭发生了巨变。

丈夫愁白了头,闻月一天天消瘦了,几个月下来变成了黄脸婆。做完血透回到家,面对孩子,面对丈夫,那一瞬间,她感到自己那么不幸,老天对她太不公平!此时,丈夫愣愣地站在阳台上使劲地抽着闷烟,快十三岁的儿子也不再那么开心了。诺大的房子,除了三个人在呼吸,死一样的沉寂。忽然,清脆的电话铃声响起了,丈夫漫不经心地拿起电话,“喂,什么?哦,我知道了,明天就来!”

丈夫一惊一乍的表情,闻月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事。

“闻月,找到匹配的肾源啦!你有救啦!”丈夫紧紧地抱住了她。

“真的吗?”

“真的!”

他俩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儿子闻讯从房间跑了出来,紧紧搂着闻月,大声呼喊:“妈妈有救啰!”

6

这场变故,让闻月变得多愁善感了,开始虔诚地念佛,感恩戴德。她心中特别感谢那位死去的人给了她肾源,给了她第二次生命。

五年里,她都要丈夫陪她去城市附近的寺庙里烧香拜佛,祈福平安。

她的父母亲从小城赶到家中探望她,看见女儿一天天好起来,内心无比喜悦!

“月儿呀!这世上有好心人啊!你很幸运呀!相比之下文墨娘俩的命运很可怜啊!”

文墨,这个名字那么熟悉,却又陌生。从结婚起到现在十多年都没有见过面了,他只是她青春驿站的一个过客,一段插曲,仅此而已。母亲的话让她忍不住又问:“文墨和他母亲怎么啦?”

“唉,听说文墨到现在都没成家,早些年,他母亲说文墨在一家大公司当副总,条件挺好的,就是不找女朋友,他母亲为这事伤透了脑筋。四十来岁的人不结婚也罢,前些年放弃了高薪高职,出家当了和尚,她母亲一气之下突发心梗,都走了五年了……”

母亲的一番话,让闻月对文墨产生了怜悯之情。

和往常一样,丈夫开车载着闻月去寺庙烧香拜佛。今天寺庙里的香客特别多,一打听是个开光的日子。香客们都希望得到修行大师开光后求得菩萨像、吊坠等物,可以佩戴在身上,与佛相随,消灾祛病,趋吉避凶。当一位身材消瘦的大师开光后,香客们前护后拥,争先恐后地领取开光后的信物。人太多了,等到他俩排到大师面前时,信物已全部领完了。闻月心里有些失落,她的丈夫就安慰她,等下一次有机会的。离开寺庙的院门之时,来了一位小和尚拦住了闻月,小和尚双手合十说:“阿弥陀佛,方才见女施主,没得开光之物,很是着急,念你是这的常客,小僧这里还有一件开光的信物,可馈赠女施主!”

说着话,从怀里拿出了一个红绸做的锦囊,锦囊上印有佛祖的头像,上面了系了一根黄绳子,双手恭敬地递给了闻月。

“女施主,现在你可以佩戴在胸前,锦囊里面有信物,切不可随意打开,否则不灵验!阿弥陀佛!”

小和尚转身欲走。

“小师傅,我什么时候可以打开呀?”闻月着急问道。

小和尚转身相告:“缘已尽,情已尽,一切空空之时!善哉,阿弥陀佛!”

云山雾罩的,她不明白小和尚说的话是何意,只是摸着胸前红绸做的锦囊,嘴里虔诚地念着:“阿弥陀佛……”

7

自从闻月佩戴了开光的信物,她觉得踏实了许多,天天戴着它,从不离身。

儿子马上都要上大学了,自己也快近五十岁的人。看到一家子人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闻月内心很感激那位小和尚。

初夏的中午,闻月正收拾家中的卫生,清理茶几的东西时,发现一本杂志《佛学》,儿子走上前来说:“妈,知道你信佛,这本书是我无意间在报亭看见的,还是当月今天的期刊呢!”她坐在沙发上打开首页,一行黑色的标题映入眼帘:月墨大师今日仙逝,下面配了许多哀悼他的文字。她心里默念着,又翻了一页,双手不停地颤抖着,杂志忽然掉到了地上……

“妈,你怎么啦?”

“没事,让妈妈一个人静一会儿……”

杂志上的人,就是她曾经的恋人,快二十年没有见面的人,没想到在杂志里的“相见”,竟然是他的遗像。前些年母亲对她说:“小和尚无缘无故地送你信物,月墨,分明是你俩名字的组合。”还有小和尚送信物时说的话,“缘已尽,情已尽,一切空空之时!”她似乎想到了什么。这不是巧合,不是意外,她心里乱极了,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慢慢地,她平复了自己的情绪,下意识地摸了摸胸前佩戴的锦囊。

“缘已尽,情已尽,一切空空之时!”小和尚的话,反复地回响在她的脑海里。她迅速地打开了锦囊,只见里面有一张信纸。

闻月,你好!

当你看见纸上的内容,我应该驾鹤西去了。知道你常来寺庙烧香拜佛,信物是我要小和尚送的,话是我教小和尚说的。不与你相见,是不想打扰你的幸福生活!

写下此信,我是不想带着遗憾走的。其实,当年那晚上我去了501站台,因为没有看见501这个数字,只有500和502这些数字,或许是站台维修的缘故吧,我在这两个站台等了你一晚上,来回走了一晚上,那天雨特别大,我没有怨你,都怪自己太弱懦了!每次想开口解释,话到嘴边又咽下了。直到你说你结婚了,我后悔莫及!你结婚时,我躲在树后偷偷地看着你。我就在你对面商场的写字楼上班,感觉这样离你更近些。你偷偷地去医院看病我知道了,几年后你生病了我也知道。我捐了我的一个肾给你,医生说的话是我交待的,不要责怪他。我出家后,母亲也去世了。这个世界上我最对不起的就是我母亲。原谅我的胆小和弱懦,我只能在纸上做最后的坦言……

等你,来世的路口!

绝笔

月墨法师

……

山东有癫痫医院吗
哪家医院看癫痫病好
癫痫病初期症状表现

友情链接:

女娲补天网 | 小电驴下载 | 月季花长虫 | 高速公路施工流程 | 环己基甲醛 | 手机支付怎么用 | 新能源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