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绝世唐门更新 >> 正文

【江南小说】遇见你,是最美的意外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其实总的来说,她是开朗的。她习惯以一种非常惬意的姿势卧在可以滚来滚去的床上,看漫画,听音乐。她叫静,安静的静。

她热爱音乐,喜欢生活,简单的像蒸馏水。我喜欢用蒸馏水来形容她简单的生活习惯。

她收养了一条卷毛狗,是她某一次晨跑时在公园里看见的。她喜欢的不得了,打电话跟我说为迎接一位“新朋友”请我到她家吃饭。刚踏进她们家楼道,就听见她所居住的楼层正激烈的争吵。

她妈妈的大嗓门训斥着她:“我们家里只可以养一个,要么你走,要么它走,你选吧”。

她抹着眼泪儿扑进我怀里,说:“CT,你不会嫌弃我,对吧?”

我点点头。

她便把狗狗放我怀里,眼泪汪汪的看着狗狗说:“宝贝儿,姐姐明天去看你哦,要乖。”

接下来的日子,是我和狗狗一同居住了近半年。

她是没有一丝杂质的,只有缓缓冒着对生活的热气,对朋友的单纯透明,对爱情模糊不清。

2、

“CT,小青替我介绍了一个男孩,你过来帮我物色一下好不好,在XX路XX广场XX糖水店,嗯嗯,好,拜拜。”

我挂断电话,躺在床上,头发乱成一遭。眼睛看着电话上的通话时间1:35秒。思绪穿越时光,拉扯一段灰色的记忆。

四年前冬天,我所在的中学下了一场很密很密的雪,窗户上起了精致的雾,哈一口热气,捏着袖口擦了擦玻璃,视线瞬间清晰起来,学校大门距离教学楼有二十米,中间隔着在雪地里显得宽敞操场,视线里,一个女孩儿在雪地里踩着厚厚的雪,留下一排整齐的脚印,朝教学楼迈着细碎的步子。鼻子冻得红扑扑的,不断朝手里哈着热气。学校门口乌黑色的铁栅栏外面,一辆黑色出租汽车,一个女人缓缓摇开车窗,静静看着女孩儿走远,脚印牵引着妇人的视线。

她跟我成了同桌。一般只有两种人愿意和我这种精神不正常的人成为同桌的,一是他自身有病,二是像她一样,不知情。

有人说她在附近学校被人搞了艾滋病,也有人说她从小没有爹,没有受过家教。我在午睡时趴在课桌上,听一群喜欢追星讲八卦的女生肆无忌惮的讨论。突兀的,议论声戛然而止,闭着眼睛感受得到很轻很轻的脚步声,教室里安静的不得了。我还感受得到,她此刻一定悲伤着,那是多么独一无二的悲伤,我深知,每一个人都有一段难以启齿的故事,那故事一定是符合你的性格,属于你的那个悲伤一定嵌在你身上,如此的完美无瑕。

一年的光景一闪而逝,我们没有怎么说过话,却都有许多相同的爱好。都喜欢泡面,不喜欢上课,都喜欢发呆,不喜欢说话,都喜欢在纸上涂涂画画,不喜欢老师的口水。我们的年龄相同,星座相同。同样的,都是正在青春期里面叛逆的孩子。

我父亲出了车祸,去世后第四年,也就是她和我成为同桌的第二年。我的母亲终于甩掉了我,嫁给了一个菲律宾人,她为我留下一笔非常可观的抚养费。当时就静坐在我旁边,听着我和妈妈在电话里的对话。妈妈在电话那头啜泣着说:“CT,要好好生活……妈很快回来看你。”可很快两个字的背后,是茫茫然然的十个年头。

“嗯,好,一定要……回来哦”。眼泪开始一点点顺着脸颊流进领口,颤抖着回应着她的话。其实都快要成年了,谁又会不知道,一定要回来,这么几个字,是多么遥远而不可触及的,未来。

一张皱褶的纸条上写着一行字,推到我发呆的视线里面,睫毛上还粘着泪,看纸条上面的字之后,我不可思议的望着旁边的长睫毛大眼睛女孩儿的一张,没有表情的,纯白色的,悲伤漫侵着的,迷茫世界。

纸条上赫然写着:我从小就没有爸爸,又被检查出先天性心脏免疫病,我成了一块易碎的琉璃冰,或许某一天睡过去,就再也不会醒来了。

那个冬天的阳光在那一瞬间渗过玻璃窗,洒落在她精致的脸颊上,她转过头对我浅浅的笑。内心整座整座白皑皑的雪山,融化成一条寂寞的,春日里的大河,包围着五颜六色的郁金香,温暖,却悲伤的要人命。

3、

我走进糖水店,远远看见她紧张的握着一杯冰咖啡,头发上戴着去年我送她的发夹,灰白格子裙子,简单的白衬衣。她很远就朝我招手,小碎步朝我跑来,小心翼翼的趴在我耳边说:“里面这个胖子就是青介绍的,除了钱啥都没有”。

华是个身材微胖的男人,厚的嘴唇,戴着黑边儿眼镜,里面穿着带小花的衬衫。

“华是个服装设计师,在我们市的一家很有名的国企上班,每个月能拿上万呢!”刚走进,小青站起来介绍华,青是从小和静一起长大的发小。

见过之后,从糖水店走出来,天快黑了,我送静回去的路上。我看着高远的天空,可能是第二天要下雨了吧,星星那么少。我们走在路上,前面是一棵棵白桦树连接成的一条林荫小道,在夏天的傍晚散步,吹着风,无比的舒适。我抬着头看着天上可以数的过来的星星。静慢慢的跟在我身后踢着易拉罐,像个贪玩的孩子。

“CT啊,你还记不记得你第一次跟我说的话是什么吗?”她突然在背后问我。

我撅着嘴故作艰难的想了想,说:“是‘有橡皮吗’?”

“屁啊,你上学的时候用过笔嘛你,还橡皮呢,认真点好不好啊。”她故作生气,学我故意撅着嘴。

没等我回答,她接着说道:“当时你指着外面的天空跟我说:‘喂,看见那颗星星了吗?’。”像是进入长长的沉思。

脑海里一组组柔和的画面出现在眼前。四年前,灰色的上午。我指着外面澈白纯净的天空对静说,“喂,你能看见哪儿的星星么?”

她茫然的望着外面晴朗的天空,只有小城上空的漂游的云彩和湛蓝的天。她摇头。

“如果有一天你真的死去了,你就会去那儿,我会去陪你。”

她的表情一点点变得美好,我看见她露出清浅的笑,嘴角泛起了梨涡。可是下一秒,她突然看着我,说:“这个安慰人的方式好幼稚啊,我们快都快要成年了。”突然我内心很失落,但是她头又转回到窗外,瞳孔里泛起泪花,轻声说,“不过,你要答应我,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比我先去你说的那个地方,要陪我到最后。”

那时幸福,流转很快。此时此刻,她叙述着几年前曾说过的话。“当时我说,答应我,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自己一个人先去你说的地方,要陪我到最后一秒。”有风吹过,树叶哗哗的响。她手臂突然挽住我胳膊,长长的头发一点点靠近我的肩膀,最后完完整整的贴在肩膀上。我感受得到,那温热的令人疯狂的体温。可能这么大都未曾如此真切的感受到我在活着,不是为我,是为一个人,为了能让她能有一个肩膀依靠而活着,而此刻,她就倒在我的肩膀。时间会不会像那些电影一样突然停止了呢?可是我还是感受到了有风掠过我耳边,叶子飞快的摇曳。只有我的记忆停留在一条漫长唯美的白桦林荫小道。

4、

“你说那个华,人怎么样。”她端着一盘水果,穿着睡衣在我面前光着脚走来走去,不断摩擦出吱吱呀呀的声音。

“不错,除了长的难看没啥毛病。”我坐在沙发上看一本时装杂志。

“我认真的,不是开玩笑,你觉得我和那个华交往,合适不?”咬了一口苹果,坐在桌子上。

杂志上突然看见一个叫李伟华的名字,上面是他的作品以及他的资料,突然感觉这本杂志很恶心。随手丢掉一边,看着房间里的钟摆,滴滴答答,静不作声吃着苹果,刚洗过的头发湿漉漉的,有几缕还贴在苹果上。

“等下那个华会过来接我去附近一家新开的西餐店吃饭,你就别去了,我会给你打包带来。”她将吃到一半的苹果丢进垃圾篓,然后走进洗手间,里面又传来一段话“我去洗手间,也趁着换身好看的衣服。

房间里突然很安静,有一种很难受的感觉从心脏涌上头顶。我是嫉妒了吗?真是可笑,为什么要嫉妒那个胖子?

楼下有车按喇叭,她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突然亮起来,探过头看了看她手机,上面显示“小肥子”。我气愤的倒在沙发上,压的沙发咯吱咯吱响。洗手间的门突然被拉开,她刚洗过脸,用毛巾擦拭着,按下接听,说:“你真快,等我十分钟”。

匆匆挂了电话,跑进房间。

5、

我以为她是说说而已,没想到真的撇下我,跑出去跟那个胖子约会。

那条不识趣的卷毛狗在房间里跑来跑去,这个房间能陪我的,恐怕也只有它了。

静回来的时候,已经凌晨了。我看着房间上的钟,蹙着眉,穿着衣服躺在床上等手机亮起来,或者是她解释的短信。一点了,两点了,三点。从柜子里翻来一包上个月买的香烟,走到窗户前点燃。房间里空空荡荡的,狗狗嗯嗯呜呜的发着怪异的声音。

“我遇见谁/会有怎样的对白/我等的人/他在多远的未来……”天亮了,铃声终于响了,我生起了闷气,看着手机在离眼睛不到一公分的距离闪动着来电。我没接。不一会儿,她又发了一条短信。她发的是:我知道你没睡,把开打门。

我正在手机上按着短信,给她回复。门突然开了,她拖着疲惫的身子,将手里的包丢到沙发上,散下头发,以气死人的语速说:“干嘛不给我开门。”

“我靠,有钥匙你还让我开门。”

“我想看你到底气到什么程度了。我去煮碗泡面,饿了。”把鞋子放进鞋架上,赤着脚走进厨房,接着是锅碗盆发出的碰撞声。外面的天还是青黑色,我黑着眼圈背对着客厅,感觉房间里很闷。

“我觉得我们需要好好的谈谈了。”我走到她面前,我两眼直视着她吃面,她抬头看了看我,继续吃面。

“静,请你尊重我,并端正心态和我好好沟通一下,都是90后应该没代沟吧?”我用手敲了敲桌子,示意她的表现令我很生气。

她把碗推到我面前,把筷子抽出一根搭在碗上说:“来,吃面吧。”她用一根筷子挑起泡面,吹着泡面的热气。

我看着她的样子,恼羞成怒,指着她的鼻子说:“陈静,你别让我讨厌你,快点说你到底跟那死胖子去干什么了,你别告诉我他带你去网吧打通宵。”她趴在碗上的脸被我用手指挑起来,她看了看我,把嘴角的面舔进嘴里。

她擦擦嘴站起来,走到床前,伸了伸懒腰,倒了上去,用很懒散的语气说道:“很累了,睡吧。”

“你这是在逃避问题!这很严重。”我气急败坏的说。

“你先回答我,你爱过我吗?”她头也不回,轻声的说,像是说“我去吃泡面”“我走了”“哦,知道了”那样简单的语气。

我一时被这个问题问晕了,反问道:“这跟我的问题有区别吗?请别转移话题。”

“那我跟别人干嘛管你P事,我去跟别人开房跟你没有一点毛线关系。”

房间突然安静下来,我像被什么掐住了喉咙。时间再一次静止了,我离她躺在床上的距离有三米,却有一种从未有过,遥远。我直着身子坐着,一直坐到我的腿脚麻木。

6、

接下来的一个月,我赌气,发誓一句话都不跟她讲。

某一天,她突然打来电话说:“CT,到XX婚纱影楼来。”

“有事吗?”

“肯定有事,你只管过来就好了,干嘛问那么多!”

我去的时候,她正试着一件粉红色的婚纱,眼睛红红的。

“跟我照张相吧,换上这件新郎礼服。”她捧着一件崭新的新郎装递给我,喉咙有些沙哑,像是被什么话噎着。

她熟练的挽起我的手臂,她的身高到我的鼻子,轻轻拉着我走向摄影棚。她安详的面容,像是在等什么。两只眼睛一直看着前面的摄影师,一直微笑。我看着她,突然有些难过。

摄影师突然对我们说道:“新娘开心一点,新郎朝这儿看!”

啪——闪光灯猛地闪了下去,瞬间带走了我的灵魂。那是悲伤的快要让人窒息的世界。里面有她第一次跟我讲话的样子,眼泪汪汪的看着我说CT不哭的样子,她说她会一直陪我到她生命的最后的样子,还有她说,我是她这辈子最信赖的男人的天真表情。

闪光灯一直停留在了那一刻,那一刻我们都是悲伤的,她的眼角含着泪,嘴角像那时的一样轻轻扬,带着一些遗憾,一些无奈,一些凄凉。

摄影师甩开长头发,对我们笑着说,“嗯,好,非常好。”灯暗了下去,摄影师走开,只有我和她留在摄影棚里,她的手搭在我的手臂上。头轻轻靠在我肩,哭着问我,说:“请回答我,你爱我吗?”

“我爱。”

我从摄影店走出来,走在大街上,像被欺负了的孩子,走着哭着。不知道要去哪儿,不知道想干什么。弄花了刚化好的男士妆,擦白了黑西装袖口。可路走的好艰难,脑很累,心很痛。想着她说的话,她流着眼泪亲吻我时说的话,像一根刺,扎进我的身体,一点点深入,让我有想要死去的疼痛。

“CT,我要和华结婚了,他会带我去法国,他订好了机票,下个星期六早上八点。你会来送我的,对吧?你爱我,对吧……我会回来看你。”她抱着我的脖子,将唇贴了上去。第一次,和女孩子接吻,却只记得悲伤。她的眼泪温热的,我的眼泪,落在她的眼睛上冰冷的快要将她结冰痂。

那画面,很像四年前,也是一个女人对我说,“我会回来看你。”

青海治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
癫痫病常识症状
癫痫病人要怎样护理呢

友情链接:

女娲补天网 | 小电驴下载 | 月季花长虫 | 高速公路施工流程 | 环己基甲醛 | 手机支付怎么用 | 新能源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