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机械夹具设计 >> 正文

【江南小说】守望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初夏,夜幕降临,这个靠近县城的小村庄再没有了以前的祥和与安宁。

大约在十几年以前吧,到了这个季节的入夜时分,村子里亮起万家灯火,还未散尽的炊烟的味道肯定能让游子们联想到“家”这一字眼。这个时候,前沿儿上、胡同口总会立着那么几个大人,扯开了嗓子喊着自家的孩子,孩子们玩儿疯了就会忘记回家;放羊的老头们赶着羊群回到家里,把羊群赶入到羊圈,然后洗净手,抽上两袋烟,盘腿儿坐在炕上吃饭。吃过晚饭之后,老人孩子们拿着蒲扇和小马扎到场院里、前沿儿上乘凉,老太太们东家长西家短的唠一回,老头儿们则聊聊最近村里村外、国家上下发生的事情,孩子们围着老人们捉迷藏或者玩儿其他什么游戏。遇上爱讲古儿的老人,孩子们还可以听几个足以让他们睁大了眼睛的故事。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这个季节的这个时候,村子西边的建筑队还在施工,听说是要建设住宅小区。每天建筑队都要工作到晚上十点多,机器们也就得跟着工作到十点多钟,机器发出的轰隆声伴随着岗石村的村民们吃晚饭直到睡觉。村子里已经没有了耕地,绝大多数耕地都被修成了路或者盖成了工厂、住宅小区等等建筑,十几年中村子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蓝萍今年都二十五岁了,从她上中学开始到她大学毕业的这段时间,她没怎么在村子里住过,大多数时间住在学校里,中学时候每月回一次家,每次回家村子里都会有变化。有一次爸爸接她回来,她说:“要是让我一个人回家,没准儿我连家门都找不到了呢!”这话虽然有点夸张,但是足以看出村子的变化之大。当她上了大学,回家的间隔就更长了,每次回家的时候看到的村子的样子也必是跟前次不一样的。

可是现在距离蓝萍上一次回家已经有一年半了,一年半没有回家的蓝萍可能根本想象不到村子现在的样子,就像蓝萍的家人们想象不到她现在的样子一样。

自从村子里没有耕地开始,蓝顺德两口子就盘算着做点小生意以维持家用,好在他们在村子里主要的那条街道边儿上有一座宅子,反反复复想了几天之后,蓝顺德把自己的想法和亲戚们商量了一下,不管是姐姐一家还是丈人一家都感觉那是个好主意,商量来商量去最后一致同意那个地方最适合开个小超市,但是既然想做就得早点准备,若让别人占了先,这生意做着就会稍微犯点难,因为大家都有一种先入为主的意识。

蓝顺德找人将那个闲置的宅子装修了一下,屋子里的设施布局经过张春梅这个居家好手一安排,果然显得井井有条,但是开小超市的设施布局毕竟不同于居家过日子。布置好之后蓝顺德的一个从小光屁股玩儿到大的哥们儿过来看了看,给了点意见,因为那哥们之前开过超市,现在也仍然在县城开着一家,所以他的话在一定程度上就是权威,让蓝顺德和张春梅打心眼儿里服从。一切准备工作都做好了,就等着到县商业局办一个营业执照,但是办营业执照却成了难题,蓝顺德去了好几次,不就赶上主要负责人不在,就是人家正忙没有时间处理。“王八羔子,你不就是为老百姓办事儿的吗,还没时间处理了!”气急了,蓝顺德就这样骂上几句,骂归骂,人家不肯办事儿,那也没办法!

就在蓝顺德为营业执照的事儿跑前跑后而总也办不下来的时候,邻居庞永生的店“噼噼啪啪”的放着鞭炮开张了,庞永生开的也是个超市。庞永生是个精明人,有这样的机会他肯定不肯放过,当他看到蓝顺德一家紧锣密鼓地装修那个靠近街边儿的宅子的时候他也就开始动了心,他其实并没有专意要赶在蓝顺德前面开张,但是谁知道,他老蓝竟然这么怂,连个营业执照都要跑好久。庞永生能顺利的办下营业执照,在蓝顺德看来并不是他多有本事,他能这样顺利全靠他有一个丈腰子的亲戚,那是他的姑舅表哥,这个姑舅表哥在公安局当局长。虽然不是庞永生个人的本事,但是在村子里的人看来,能有这样一个丈腰子的亲戚,那也算是一种本事了。

张春梅看见庞永生的超市开了张,险些拿着切菜刀杀到他们家门口,她多想跺脚叉腰的大骂他们两口子一顿,但是她有什么理由骂人家,大家都是为了过日子,这样的主意也不一定就是他们家先想出来的。张春梅咽不下这口气,这么多年的邻居,他庞永生和李丽娟没少给他们一家出难题。前几年,房子西边的一棵枣树,本来是蓝顺德家的,就因为树枝伸到了庞永生的房上,他们愣说是他家的,因为这件事,张春梅和李丽娟吵了一架,但是最后还是张春梅和蓝顺德让了步,让步的原因是那天晚上庞永生请他的表哥到他家里吃饭,公安局的车就停在他家门口,那意思不是明摆着吗?蓝顺德两口子要是不让步,他可以马上请他的表哥出马来摆平这件事,到那时候,事情可就不像现在这么简单了。

蓝顺德和庞永生的表哥打过一两次交道,也算认识,庞永生的表哥来的那次,他正好和这位公安局长撞个正着。那是他刚从地里除草回来,扛着锄头,看见了局长,先前和庞永生吵架的劲头儿一下子跑到了天边,马上陪着笑脸跟局长打招呼,好言好语的奉承着。就像《人生》中的高玉德老汉说得那样“人活低了,就要按低的来哩……”事后,庞永生对蓝顺德说:“咱们的事我没跟我表哥说,但是,这事怎么办,你应该心里有底了吧?”蓝顺德也不是糊涂人,这不明摆着在跟他说:“你要是还不让步,我这嘴就没有那么严实了!”庞永生觉得自己这么做很君子,最起码,自己还给蓝顺德留了点面子,这就是那些高雅的人们所谓的一种尊重吧,这种尊重他还是懂一点点的,当然他最希望的是蓝顺德也能尊重他。

蓝顺德将事情说给张春梅,并告诉她:“不就一颗枣树吗?让给他们就完了,何必这么气自己呀!”张春梅说:“这不单单是枣树的事儿,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前年盖房的时候他也是仗着自己有靠山白白多得了咱们六平米地方,之前咱们还在分地上吃过他们家一次亏。一回两回就得了,总不能这么欺负人呀!”蓝顺德说:“算啦算啦,忍着点吧,等咱蓝萍毕了业出息了,有他们的好果子吃!他们的账,我一笔笔给他们记着!”张春梅忽然嚎啕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嘴里说着:“你这个窝囊废呀,你怎么这么窝囊呀,我跟着你就是受气的呀,没享过一天清福还要受那两个××的气!”蓝顺德忽然烦躁起来说:“行啦行啦,我是没本事,我是窝囊废,你有本事你还跟着我干嘛?你去找个有本事的呀,看人家要你!我没本事,不是还有孩子呢吗?还有蓝萍、蓝庆,咱两个孩子都是好苗子,等以后有咱翻身的时候!真是个老娘们儿!”说着他就走了出去,找村子里的那些男人们闲聊去了,村子里男人们的闲聊也可以算是这些男人们的一种精神生活了。

但是不管发生过什么,邻居总归是邻居,抬头不见低头见,而且,虽然自己心里不服,可毕竟人家庞永生有一个有本事的表哥,自己没准儿什么时候就能用得着人家。所以事过之后,虽然心里疙疙瘩瘩,蓝顺德和张春梅每次见到庞永生和李丽娟仍然笑着打招呼,这是他们做人的哲学。

本来,之前的那些恩恩怨怨大家都已经忘得差不多了,谁想到现在又来了这么一出,让张春梅把以前的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都从头想到了尾,越想与生气、越想越生气,气得她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打滚儿。其实,蓝顺德也想过找庞永生的表哥帮忙办执照,但是,他仅存的那点骨气让他没有这样做,事实证明,他没有这样做也是对的,因为即使他去找庞永生的表哥,他也不会及时的替他办事,肯定要先把庞永生的办完才能轮到他,那样的话,他不就更觉得抬不起头来?

在庞永生的超市开张第五天上,蓝顺德终于把营业执照办下来了,这还是托了那个给他们布置超市布局的哥们儿办的。这一办下来张春梅又开始嘟囔:“你个猪脑袋,这要是早点找老孙不久行了嘛?还何必费这么大劲!真是个窝囊废!”蓝顺德习惯了老婆的这张臭嘴,所以,对她这张嘴也已经有了免疫力,不管他说什么,他尽量不火。

两家超市成了这条街上的一道风景,虽然离得不很近,但是都在暗自的竞争。没事的时候张春梅就站在超市门口,看到有要到李丽娟那里买东西的村人就会拉到自己这里,村人们一看见站在门口的张春梅,其实不用她往这边让,自己也就不好意思在到李丽娟那里了。而那边的李丽娟也是采取同样的方法。两个男人则在进货时尽量让自己货的质量比对方的好、样式比对方的多。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就这样暗暗地进行着。

蓝顺德和张春梅经营的超市的营业额往往是比庞永生两口子的营业额多的,庞永生仗着自己的表哥,在村子里的各种事情上常占些小便宜,所以村人们对他们口碑没有对蓝顺德两口子的口碑好。虽然营业额的领先是蓝顺德和张春梅的骄傲,但这在领先了的蓝顺德看来不过是小事而已,他们最大的骄傲在于他们的一双儿女,蓝萍现在正在读大学,蓝庆在读初中,两个孩子都是学习的好苗子,将来蓝庆考大学也是十拿九稳的事,而庞永生的两个儿子成绩都不好,在学习上是个大笨蛋。所以,蓝顺德和张春梅总笃定的相信他们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等蓝萍毕了业,找一个有本事的婆家不是问题,蓝萍不但成绩好,而且人长得也漂亮,身材高挑,模样标志。本村王和尚的闺女专科毕业回到县城还嫁了税务局局长的儿子呢,他们的蓝萍是本科,而且人样子要比王和尚的闺女强十倍,嫁给县长的儿子也不为过。到时候,他们就可以抬头挺胸得做人了,再也不用受什么人的气。

蓝萍上大学三年级的时候,有一天蓝顺德的姐夫吴胜才找到蓝顺德,要跟他说件事,而且还弄得挺神秘。

他问蓝顺德:“蓝萍毕业之后回咱县城吗?”

蓝顺德一听这话头儿就料到姐夫要说什么事,但是他还不好说得太肯定,虽然他们夫妻俩从一开始就打算着让蓝萍回家来,然后找一个好人家,给他们的脸上添点儿光彩,但是现在真的触及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他还是犹豫了一下。毕竟女儿已经长大了,她的事情她自己已经有了决定的权力。但是,反过来一想,他是谁?是她的父亲,她的命都是他给的,而且辛辛苦苦将她养育成人,她今天的一切都是他给的,所以她就应该听自己的话。况且,他和张春梅是有计划的,这个计划在他们的脑子里存了好多年,蓝萍有义务为了自己的父母而放弃自己的一些利己的想法。更重要的是,他们这样做也是为了她好,他们也是为了让她幸福,而钱和地位是幸福的基础。

想到这些,蓝顺德便理直气壮地告诉姐夫说:“回来,肯定回来呀,蓝萍最听话的,我们让她回来她就肯定会回来的!”

吴胜才皱了皱眉说:“你敢保证,蓝萍也是大人了,她自己……”

没等吴胜才说完,蓝顺德就说:“这你放心,我自己的女儿我了解!你先说什么事吧!”

吴胜才说:“我们的老板——个人资产几百万呢,想找一个有文化、人样子又好的女孩子做儿媳妇,我一想,咱蓝萍不就正好吗?所以就来问问你们!”

蓝顺德说:“条件是行,等蓝萍回来了让他们见见面,看看孩子的主意!”

吴胜才说:“那行,那我就给我们老板个答复,等蓝萍放了暑假让他们见一面,成了是缘分,成不了是天意!”

蓝顺德把这件事跟张春梅一说,张春梅着实兴奋了一把,虽然这家人不是当官的,但是这年头,哪个大老板不和当官的绑在一块儿,有钱就好办事儿。

这样,他们就等着蓝萍放暑假了。

蓝萍大三的这年暑假还真是忙,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不是那一家的小伙子等着她去相了。她毕业后要回县城的消息很快被有心人得了去,看中了她的人们都开始活动了,这活动一半出于和蓝顺德夫妇的交情,一半则出于自己的利益,若真的把蓝屏跟哪个富二代或者官二代成功地撮合成了,自己就成了媒人,以后自己的路不就也可以宽广些了吗?这些人们的热情直接导致了蓝萍这次的暑假要有三家的公子等着她去相看,当然人家也在同时选择她。

蓝萍心不在焉地应付过了亲爱的爸妈答应下来的三次相亲。三个小伙子都看中了他,知道了她的手机号码之后,总会不失时机地给她打电话或者发短信,蓝萍被他们搅得心绪不宁,很多次婉言拒绝了他们的邀请与表白。可是,没想到那个检察院院长的儿子竟然很拉风的开着一辆奥迪,怀里抱着好大一束玫瑰花出现在了他们家的门口。蓝萍虽然无奈,但是作为大学生,自身的修养和素质让她觉得应该招待一下他,而不是像她之前所想的那样把他拒之门外,更何况,若对他那样无礼,爸妈也会下不来台的。

蓝萍很明确的跟检察院长的的公子表明了自己的立场,苦口婆心的劝他不要再纠缠自己,但是那位公子就是执着的不肯放弃,扬言一定要追到她。并且他还一再地表达着自己的爱情和要一辈子对蓝萍好的决心。见蓝萍仍然冷冷的,他识趣的告了别,但是表明还会再来的。

第二天,同一辆奥迪又停在了蓝萍家的门口,但这次不是那位公子了,这次从车里下来的是检察院院长和院长夫人,而且手里还拿着礼物。这个场面让蓝顺德夫妇着实光彩了一把,但是也有点受宠若惊,普普通通的老百姓,那里受过这样的礼遇?受宠若惊中有点儿不知所措。

送走了院长和局院长夫人,蓝顺德两口子开始郑重的和蓝萍谈这件事。之所以开始郑重的谈了,是因为之前都不涉及到家长们,那是孩子们的事,家长也不好插手,可现在不一样了,检察院院长和夫人都来了,这件事情就得严肃对待了,虽然之前他们也是严肃的。

甘肃那家医院癫痫好
男性癫痫病能不能治好
抗癫痫药卡马西平

友情链接:

女娲补天网 | 小电驴下载 | 月季花长虫 | 高速公路施工流程 | 环己基甲醛 | 手机支付怎么用 | 新能源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