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如何网银转账 >> 正文

FIBA秘书长鲍曼很高兴广州能争办男篮世界杯

日期:2018-8-2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FIBA秘书长鲍曼:很高兴广州能争办男篮世界杯

中国申办2019男篮世界杯的消息余波未了,国际篮联秘书长鲍曼日前已经低调飞抵广州开始“摸底考察”。有消息称,届时中国将有8个城市共同承办男篮世界杯8个小组的小组赛。其中广东省就占了4席,分别是广州、佛山、东莞和深圳。而其他四个城市初定为北京、成都、南京和武汉。据悉,鲍曼已经和广东省体育局的相关领导有过愉快的会面。而昨天,他也应信息时报之邀,高谈阔论了一番中国篮球的发展之道。

关键词:“广州各方面设施都非常棒”

“广州是广东省的首府,广东是个篮球强省。2019年篮球世界杯,广州是个潜在的主办城市,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这个,了解下情况,和负责篮球的相关人员做些会谈。”昨天,鲍曼受信息时报之邀来到信息时报社作客,据他透露之前他已经来过两次广州,因为亚运会和斯杯的缘故。鲍曼还表示,他在广州有一些朋友,这次正好也见见他们。

通过交谈得知,鲍曼此前对广州的印象非常好。“广州是一个很大的城市,非常现代化。我不能说很了解这个城市,但是可以说有一些了解,我很喜欢这个城市。”鲍曼昨天接受信息时报记者专访时说,“广州有很好的场馆,亚运会在这里举行,我去过好些场馆,各方面的设施都非常棒。广州的交通很方便,还有高铁,这个对于举办世界杯来说非常重要。我很高兴,广州有意向去争办世界杯,说明他们在为了篮球运动,在做着不懈的努力。”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广州申办2019年世界杯成功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据鲍曼介绍,申办的程序已经启动,目前有9个国家在申办。而且他强调,即便中国最终能够脱颖而出,广州也不可能大包大揽举办所有的赛事。

鲍曼还指出,广州能否申办成功,首先要过中国篮协这一关,“最终由谁来申办世界杯赛事,不是我决定的,要走程序,需要中国篮协来最终定夺。我个人不希望由单一哪一个城市承办世界杯赛事,当然像广州这样的城市,一个城市也有实力,因为有足够的场馆和设施,但我希望有多些城市来举办。参赛的32支球队,应该分散到不同的城市去打比赛。”

军海靠谱吗

鲍曼昨天还透露,因为篮球的原因,他已经到过中国的许多地方,有些城市他都已经记不清名字。他表示广州目前的申办条件很好,“广州的篮球底蕴很好,虽然这座城市没有CBA球队,但是篮球的群众基础很深厚。”鲍曼透露这两天他对广州的好印象有增无减,不过此后他话锋一转,“北京肯定也想分一杯羹,南京也想分一杯羹,另外,不光广州有出色的球馆,旁边的城市东莞,深圳,还有佛山,也有很好的球馆。”

值得一提的是,广州能否成为2019年世界杯的举办城市之一,虽然现在还是个未知之数,可是鲍曼昨天却承诺,只要广州申办成功,他将会送一张2019世界杯的VIP门票给信息时报。鲍曼还特意在记者的名片背后写下了这一承诺以作备忘。

中国男篮

关键词:“再度振作起来需要时间”

中国篮球要大展宏图,可是在吹响申办2019男篮世界杯的号角之时,中国男篮的战绩却十分不给力。仁川亚运会上,由于接连不敌日本和伊朗,中国男篮40年来首次无缘4强,不知道有多少中国球迷为此而感到心灰意冷。

对此,鲍曼昨天劝慰中国的球迷要保持耐心,他说:“运动的规律就是这样,总是有起有落。一支球队掉下去之后,再度振作起来是需要时间的,这是一个比较长的过程,需要羊羔疯大发作的治疗方法很多的耐心。在这个过程当中,输掉一些比赛,再正常不过了,只要你的势头是向上的,那就可以了。要把目光放长远一点。”

而且鲍曼也不认同中国男篮已经沦为亚洲二流球队的说法:“中国篮球只是目前不在最好的时候,这支球队还很年轻,需要时间。不过他们在亚洲的水平还是很棒的,队中还有易建联,他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球员,各方面都做得很不错。”

当然,和大多数中国球迷一样,鲍曼也认为后卫线薄弱是中国男篮的软肋,他表示大家也无需太过担心,因为中国队已经后继有人了。“不过现在中国队确实需要寻找一些好的后卫,这个环节你们比较薄弱。不过,在迪拜的U17世锦赛上,我看到有两个年轻小伙,他们在后卫位置上的表现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鲍曼说道。

中国男篮最近两年战绩不佳,除了自身的问题之外,归化球员的大量涌入也是重要的原因之一。不少对手因为归化球员的加盟,实力得到迅速提升,例如韩国、日本、中华台北和菲律宾,他们都引进了归化球员,球队实力也因此提升了一个层次。为此,国内关于男篮应否也引进归化球员出现了不少的争论。

对此,鲍曼认为每个国家所面对的情况因人而异,不能一语概之。“归化球员,这事关国家荣誉,此外还要看有没有高明的管理手段。国际篮联允许每个国家队(成人)里有1名归化球员,如果利用得好的话,当然会对球队的实力有提升。但是,毕竟不可能全部用归化球员,所以,整体实力的提升,归根到底还是靠球员的培养。”鲍曼说道。

支招

关键词:“中国篮协该控制外援上场时间”

作为中国篮球的老朋友,鲍曼对于中国篮球现在所处的困境可谓了如指掌。他认为中国篮球队复苏并不是一朝一日的事情,对于中国篮球日后的发展,他昨天也提出了三点建议。

鲍曼认为,中国的联赛可以分得更细一些,交流可以更加广泛一点。“中国篮协的顶级联赛是CBA,但是下级的NBL,好像跟CBA关系不大。另外,NBL以下就没有其他联赛了。虽说有大学生联赛CUBA,但是那是个完全不同的体系,并没有很好的服务职业联赛,这个日后有待提高。”鲍曼昨天分析说,“中国篮球要发展,需要更多的年轻球员,年轻的球员要治疗癫民间方法成长,必须要多打比赛,如果联赛的分级更多一些,比如说省级的联赛,年轻球员就能得到更多的锻炼。”

其次,鲍曼还认为中国篮协应该在联赛中控制外援的上场时间。“CBA联赛虽然有外援人数的限制,但是对比国际平均数的话,他们的上场时间有点多,这样的话,事实上是压缩了国内球员和年轻球员的上场时间,他们打球的机会就少了。”说到这,鲍曼还特意从手机中调出他掌握的相关数据。数据显示,宏远队外援小儿癫痫病的用药原则是什么的上场时间占到全队的29%,而中国CBA球队的平均值是32%,数据远高于国际上的平均值23%。

最后,鲍曼觉得中国应该多把球员送出去。“中国的篮球运动员,不应该把目光限制在国内,应该更多地把他们送出去训练,打比赛,水平才能得到更好的提高。”鲍曼还特别指出,不要只瞄准美国和NBA,多把球员送到欧洲去,也是个不错的选择,“看下足球,其实你们已经在走这样的路了,篮球为何不能尝试下呢?欧洲有很多篮球强国,像西班牙、立陶宛、塞尔维亚等,花点钱,送球员出去训练,是很值得的。欧洲的球队,斗志旺盛,永不言败,即便是落后,也不会轻言放弃。等到这些球员,成长到20多岁回来了,肯定会是另外一种景象的,他们会完全变了一个样。”

专题统筹 方亮 徐立和

专题采写 信息时报记者 徐立和 冯爱军

专题摄影 信息时报记者 陆明杰 实习生 刘嘉诚

鲍曼简介

瑞士人,1967年出生,1990年毕业于瑞士洛桑大学法律专业。1994年开始担任国际篮联律师,1995年至2002年任国际篮联副秘书长,2003年起任国际篮联秘书长至今。

2007年开始进入国际奥委会,历任奥委会评估委员会委员与国际关系委员会委员。

友情链接:

女娲补天网 | 小电驴下载 | 月季花长虫 | 高速公路施工流程 | 环己基甲醛 | 手机支付怎么用 | 新能源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