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手机通知栏透明 >> 正文

【江南小说】相爱在云之彼端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春。最初的相遇

阳春三月。

春光旖旎的三月,校园的泡桐树开得格外早,手掌似的叶子如同恋人的十指相扣,紧密地握在一起。

这个明媚的春天,真是巧欣最难忘的日子。

巧欣第一次遇见浩阳,心猛然一震,一道强烈阳光罩住了她,整个人奇光异彩,忍不住用手遮住眼睛,尽力避开那道耀眼的光。

那是一场简单不过的校园文学论坛的小聚会,巧欣在版主的盛情邀请下,推辞不过,硬着头皮答应了。

可是,偏偏那天中午巧欣午觉睡过了头,待她匆匆冲出宿舍,又发现自己没涂唇膏,于是在折回去,对着镜子细细描摹一翻,才又摔门而去。来来回回耽搁了一阵,就迟到了。

巧欣有个特性,出门一定要抹唇膏,不抹整个人就没精打采,一副特惨的倒霉样。

迟到的那一刻,巧欣推开门,望着满屋子的似乎熟悉而有陌生的面孔,她有点惊慌失措了,怔怔地站在门口,退也不是,进也不是,那该死的版主偏偏又在此时失踪。

巧欣尴尬极了,心里暗暗揣摩。是迎着众人的目光大方地走进屋子,做一番精彩的自我介绍,还是假装走错门,说声抱歉,然后悄然退出。

正在巧欣暗自思量,左右为难之际。那个酷似琼瑶阿姨笔下的男主角,玉树临风,高大挺拔的浩阳像骑士般出现。

后来,巧欣才明白,那一天,与浩阳的第一次见面,是机缘的巧合,正是巧欣晚到一刻钟,又恰巧那一刻版主不在。世间有些事情就是那样的巧合,在一个错过的时间,遇到了该相遇的人,这样的头彩或许只有巧欣幸运捡到。

哈哈,巧欣兴奋得真想大呼一声,万能的主啊,您真是无所不能。阿门!

浩阳从座位上很自然站起来,光芒四射,一道强烈阳光照耀在巧欣的身上,使她睁不开眼,迷迷糊糊地,带着些许眩晕。

他从旁边拉过一把椅子,咧着嘴,冲着巧欣微笑,拍拍椅子,说,你过来坐在我身边。

听那口气自然而温馨,像窗外和煦春风,风不醉人,人自醉。

看那微笑清新而灿烂,像春光下显耀的向日葵,花不迷人,人自迷。

他行云流水般,瞬间工夫便把巧欣拽到自己的身边,没有一丝一毫的尴尬,就仿佛与巧欣相识了上千年。

巧欣那天下午,自此至终都带着迷一样的微笑,偶尔侧身看看身边的男孩。

他身穿天蓝色的T恤,阳光味十足,他的脸部线条真的很迷人。

他用低沉的声音跟巧欣说话,声音是迷死人的磁性。

他说,你就是飘逸的云儿呀,我就是那幸福彼端。我每次在你的帖子上都留有这样的一句话:我在幸福彼端等候你。

--啊,原来云儿的幸福就在彼端上,那是爱神看顾的地方。

他们是相识了上千年,美丽的相遇是爱神的安排。

二、夏。爱情之花在绽放

夏天,说来就来,没有任何理由去挽留春的手。

夏天,真是热得人难受。本来巧欣是个最怕晒的女孩,每到夏天,她都难以到街上逛一圈。可是,为了那能和浩阳多呆一会,她竟然会在烈日下苦苦等候。

爱情啊,真是奇迹,竟然可以完全改变一个人。

巧欣终于承认自己是爱情的奴仆,为了那个云儿的幸福彼端,她义无返顾了,即使那里是险滩,她也要走一回,何况那是值得去守侯的啊。

夏天的太阳真是考验一个人的意志和耐性。就为了浩阳的一句话,明天下午,我请你一起去唱歌。巧欣已经在校园的凤凰树下足足等了三个小时。

直到下午六点多,夕阳开始下山,阳光穿过凤凰树的叶子泛起了点点白斑,巧欣正百般无聊地树着树下的斑点。浩阳才走下教学楼,看到巧欣那娇小的身影,才想起自己今天和她有个约会。

浩阳走到巧欣的面前,“啪”地一声拍了下她的额头。巧欣才醒悟过来,一抬头,浩阳那淡淡的笑容便随着阳光的香味轻洒于眼底。

巧欣又开始昏眩了,天知道,每次看到浩阳,她都感到一道极亮极强的阳光照射着,让她浑身发烫。

浩阳拉着巧欣的手就走,先到餐厅吃晚饭,就到歌厅里包个厢唱歌。

巧欣在昏暗的灯光下羞红着脸,没想到这个酷毕的男生不仅人长得帅气,还唱得一手好歌。

浩阳似乎天生就是明星的料,每唱一首歌,该深情的时候,足以让你流泪满面;该搞笑的地方,让你笑得肚子疼得要命。

巧欣抬眼望着浩阳--一派天然的自然,神情没有一丝造作,多一分则显得矫情,少一分有成了轻浮,刚好,刚好。

在以后和浩阳相处的日子,巧欣都感到他样样都是刚好,他天然的气度,真是无人可及。

唱累了,玩累了。浩阳带着淡淡的微笑,坐在巧欣的身边,然后无限疼爱地摸着她的头发。巧欣的头发长至腰间,轻柔柔的,像云彩一样飘逸。

巧欣把头轻轻地靠在浩阳的怀里,心突然软软的。

她说,怎办呀?浩阳,我好幸福哦!说这话时,眼睛里涌起了一层雾气,想自己是幸福得要落泪了,急忙将头深埋进他的怀里。

浩阳宠爱地将手放进她的发间,柔声说,傻啊,巧欣,你是云儿,我是彼岸。云儿的幸福地方就是云之彼端,那是爱神所居住的地方啊!我会让你永远幸福下去,真的。

这是誓言吗?

后来这个情景,无数次在巧欣的眼前浮现。在每一个寂静的夜晚,想起来还是让巧欣流泪满面。

在这个世上,如果真心爱过一个人,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恋,即使成为过去,这段真爱也会永远成为记忆里清晰的句点。

巧欣偷眼看看浩阳,这个男生在幽幽的灯光下,更有一种说不出的魅力,不知不觉之间竟然看得入了神。他的睫毛似蝴蝶的翅膀在灯光下微微抖动,好美,巧欣感到奇怪,男孩怎可以生得如此之漂亮,这是遗传基因吗?

巧欣挺直了腰身,将浩阳的身子扳过去,放手从他的背后环绕过去,然后将连贴在他的脊梁上,轻轻柔柔地说,浩阳,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

浩阳慢慢地转过头,用手捧起巧欣的脸,深情地望着,这是个怎样的女孩呀?纤巧轻灵,聪慧可爱,这眉眼之间清淡如云,清纯的双眸足以让你沉醉,禁不住伏下头,细细亲吻她。

巧欣一下子没有了意识,忽然间感觉自己轻得像一片小小的云朵,飘呀飘呀,飘上了那个爱情相约的地方

--爱的云之彼端,那里有爱神的守卫呢。

好美的月光,好亮的星星,遍地的红玫瑰盛开着,好多好多,够九千九百九十九朵了吧?在月光和星光中散发着迷人的华彩,好美好美,这云的彼端真的好幸福哦!

三、秋。落叶缤纷,潮起潮落

秋天随着落叶的飘零而来,带着对夏的眷恋,校园里,每一棵树都在秋风秋雨中萧疏。

中午,刚吃过饭,巧欣坐在宿舍的窗前,低数着窗外随秋雨飘零的落叶,不知何时起,活泼可爱的她也变得多愁善感了,难道爱情会改变了人的性情吗?

巧欣无可奈何地傻笑着摇头,沉吟着:曾数窗前的雨滴,曾数门前的落叶,数不尽的是你爱的低语。曾想念春的相遇,曾想念夏的激情,想不尽的是你秋的怜惜……

巧欣是从不写诗的人,对于这个也从不深入研究,可是自从认识了浩阳,她竟然成了个诗人。

巧欣轻叹了一声,唉!伴着雨声,一颗泪珠轻轻地从她的眼角滑落。

忍不住打了个电话给浩阳,听着电话里浩阳模糊难辨的话语,知道他一定是在街上,巧欣突然莫名生气,你逛街也不找我,把我当成什么了。

浩阳在那边大喊,喂,巧欣,巧欣,我在街上,好吵,听不清楚,等我回去再说,好吗?说完,挂了机。

巧欣握着收了线的手机,心里感到悲戚万分。她问自己,巧欣呀巧欣,你到底是为了什麽?你是招之就来,挥之就去的丫头吗?还是随时等候被宠幸的嫔妃?凭什么要我苦苦等候?

巧欣随意地拨打了几个以前死党的电话,约她们出来到百乐门玩。然后抓起桌上的唇膏,狠狠地抹了一下,对着镜子中的女孩咧嘴大笑,说,是你把浩阳宠坏了,让他以为自己是你的天,没有他,你就活不下去。再指着镜中的女孩说,你呀你,你真是个大笨蛋。

随后,拎起背包冲出宿舍。巧欣觉得自己太对不起这帮好姐妹了,与浩阳谈恋爱后,总是喜欢和他黏在一起,都把她们给忘了。今天一定和她们好好玩玩,打定主意,她把手机关了。

在百乐门疯玩了半天,直到晚上十点才回到学校。巧欣喝了些啤酒,打着酒呃,一摇三摆地走向宿舍楼。刚到楼下,猛然抬头,一个长长的身影伫立在灯光下,那样的孤独,那样的寂寞。

是浩阳吗?巧欣怯生生地问了一句。

果然是浩阳,只见他红着眼冲过来,双手抓住巧欣的肩膀,呵斥道,你去哪里了,你去哪里了?你知不知道我找你一个晚上了?你为何要关机?

巧欣淡淡地回应着,哦,是吗?

什么是吗?你不知道我一晚上都是疯一般地找你,想找你一起吃晚饭的,结果你竟然关机了,你气死我了,气死我了,还喝了酒回来,浩阳摇晃着巧欣,气急败坏地嚷道。

巧欣喝了酒,头脑乱糟糟的,本来心里就委屈,被浩阳一嚷嚷,满肚子的委屈一起涌上心头,眼泪止不住得往下落。

她使劲地挣脱浩阳的手,望望浩阳,扭头反身钻进宿舍楼。

浩阳没有拦住她,只是虚弱地唤着她的名字,她忍住了,没有回头。

这是巧欣和浩阳第一次吵架,她心生埋怨,浩阳这个傻瓜,为何不赶上来拦着他?

一夜未眠,巧欣辗转落泪到天明。清晨,打开手机,浩阳的短信便跳出来:巧欣,你知道我昨晚多着急你?以后别这样了,好吗?

巧欣看着短信,心里更气恨,原来他是在生自己的气呀,这个男孩,太不了解女孩的心思了。

她开始怀疑自己与浩阳的这段感情是否是真实的。

接连好几天,巧欣故意冷落了浩阳。他发来短信,也是没心没肺地回一下,要嘛就不回。

偶尔在吃饭时遇到,也不打招呼,巧欣淡然地从他身边走过,浩阳也不站起来邀请她一起吃饭。只是不住地与同桌的好友打笑。

巧欣心突然失落了,原来浩阳没有她的日子,一样可以吃得有滋有味,笑得还是这样的灿烂。

巧欣想到这些,心疼了,鼻子酸酸的,想哭,她连忙用勺子舀了一大口的饭放进嘴里,却难以咽下。手里不停地搅动着饭盒里的饭菜,泪水滴滴落入饭盒中。

巧欣暗骂自己,没出息,以前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丫头哪去了。

再抬头,迎面看到浩阳那双清亮的双眸,正在似笑非笑地望着自己。可恶的家伙!她忽然站起来,转身就走。

浩阳急忙追着赶出去,巧欣,巧欣,等等我。

巧欣连头也不回,狠命地急跑,眼泪大滴大滴地往下落,心里那酸楚的滋味不知道浩阳是否能够了然?

下午,又收到浩阳的短信:巧欣,难道你真的打算放弃我们的感情了吗?难道你看不出来,我有多在乎你吗?

巧欣望着短信,只懂得落泪,再也无法言语。傻乎乎地回了:你真的在乎我吗?你知道爱一个人,等一个人的滋味吗?

也不知道短信有没有发出去,浩阳一直都没回。

巧欣等了漫长的一天晚上,伴着雨声,辗转反侧,惆怅,失意,到失望,直到天明,她感到浩阳真的不再稀罕她这朵小小的云朵了。

起床,头晕晕的,哦!摸摸脑门,好热,同室的静兰说,你病了,今天我帮你请假吧?

巧欣摇摇头,说,还是上课吧,死不了的。说着推开了窗门,天还在下着雨,往下一看,那高高长长的身影是谁呀?浩阳吗?

可能吗?是不是自己病晕了,看花眼了?还是自己相思出彩了?

转身招手,让静兰看看,静兰探探头,说,这个浩阳怎回事呀?昨晚十点多就见他站在那里了,今天早上又在这里站,神经兮兮的。

真是浩阳,巧欣顾不得许多,冲下了宿舍楼,低喊:浩阳。

浩阳马上冲过来,紧紧抱住她,在她耳边温柔地说,我们不闹了,让我们永远在一起,好吗?

巧欣的心一下柔软了,眼泪又大滴大滴地砸下来,躲在浩阳的怀里,她的心舒服多了。

突然发现浩阳的衣服湿漉漉的,巧欣呢喃说,浩阳,你的衣服全湿了。说着用手推开他的身体。

湿就湿吧,只要我的小云朵回来,我这爱之彼端就不会枯萎了。顿了顿,又说,都淋了一夜的雨,那有不湿的道理。说着把巧欣抱得更紧。

巧欣抬头望着他。浩阳低头看着怀里的可人儿,那红红的小脸,真的好美。

猝然间,他的唇捕捉着她的唇,轻轻地,似乎害怕她受伤,一会儿,他的手腕加紧了力量,他的唇紧压着她的,她马上心跳,喘息,整个身子都倚靠着他,双手紧紧地环抱着他的腰。

巧欣微闭着眼睛,她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思想,没有了任何意识,只感到那是两颗心在碰撞,而非唇与唇的接触。

哦,这是幸福的爱之彼端吗?飘飘的雨丝竟然是金灿灿的,化成一圈圈的金波,好美,好美哦!

四、冬。落寞爱的约定

寒冬在今年里来得特别早,十二月份刚到,一场场大雪纷纷而至。大街小巷的橱窗上都挂上了“圣诞老人”,喷上“圣诞快乐”的字样。

下了早自习,浩阳和巧欣缩着脖子往宿舍跑,天气真的太冷了,浩阳只把巧欣送回到宿舍楼下,就匆匆吻了一下巧欣的额头,便就此别过。

江苏小儿癫痫病医院
福州治疗癫痫哪里好
快速治疗女性癫痫的方法

友情链接:

女娲补天网 | 小电驴下载 | 月季花长虫 | 高速公路施工流程 | 环己基甲醛 | 手机支付怎么用 | 新能源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