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亚马逊卓越 >> 正文

【海蓝·小说】初恋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有个女孩,聪明活泼,口齿伶俐,是个可人儿,头上扎着一对羊角辫,下巴上长着一颗暗红色的痣,若层峦叠嶂的青山,半腰上一片桃红粉靥,点缀得那山更加可爱,生气惹人,这样的山也就生机勃勃了。

听人说,这痣叫做“美人痣”,我一听就倍儿的开心,这就说明她是美人儿,这颗痣的作用很是突出,文一点的说法是画龙点睛的神妙,作个比喻,那正是通透碧绿的翡翠,那恰到好处的一丁点杂质,更添加了翡翠的神韵和飘渺,这里的杂质和那个痣的点缀作用就不出其右了。她说话的时候,甜得如蜜,直叫人心里暖烘烘的,所以很多大人人喜欢她,因她是个贴切的女孩,又善解人意,这娃正是我那个鬼精灵妹妹。

她叫琪,她有个坏习惯,从来不叫我哥哥,直呼我的名字“肆”,好像我们家姊妹都是这样的,我叫哥哥的时候也叫他的名字“痕”因为这事没大没小,挨妈妈骂过好几次,妈说:“你看看你们几个不懂礼貌的鬼精灵,没大没小的,好好的哥哥放着不叫,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不懂礼貌,也不怕别人听见了笑话,说你们没教养。”每次妈妈这样骂我们,妹妹瞪着一双大眼睛,可怜巴巴的,不过才过了一会儿功夫,她又叫“肆,我不会做这道数学题,你来教教我。”很无赖,我的妹妹。那时我13岁,妹妹小我三岁,哥哥大我三岁,我上六年级。

一天妹妹和我说:“肆,我和你说个趣事,比拍电影都有趣得多,比表姐看的青春偶像剧,哭得稀里哗啦的生动得多,关于一个女孩和你,你想听么?”

我说:“你说。”

妈妈在厨房里做饭,骂道:“你们两个还在瞎嘀咕些什么?还不赶紧去做作业,明天作业做不完,想吃早点肯定没指望,回学校还得被老师罚站或者登马步,那滋味的酸甜苦辣,你们是清楚得很的。”妈妈那声音可是惊天动地的,妹妹一溜烟就往回跑,边跑边说:“肆,等我写完作业再和你说。”在我印象中,妹妹说的故事都是趣事,因为她高兴的时候,总会在前面加上“趣事”几个字。所以没趣的也被她说得生动了。

我暗自纳闷和不解:“怎么我和哪家姑娘有什么趣事,我反而不知道,琪且清楚得很。到底有什么趣事?那个姑娘又是谁呢?”我们院子里住着几户人家,我家隔壁有个姑娘,也是个俏人儿,至少我觉得是这样的,说也奇怪,我们每次偶尔相遇,总是微笑着点点头,然后各自走开,那会儿,说也奇怪,每次遇见她,我就像一个犯了罪的人遇见检察官一样,总是不敢抬起头来看她,如果眼神偶尔交织在一起,我们彼此都被就被吓了一跳,我也是红着脸,心里扑通扑通只做鹿踢,有时候远远的看见,就莫名其妙的落荒而逃,我在她面前总是那样的狼狈不堪。

爸爸去乡下,带回一箱黄梨,听说这种东西在A市可是家喻户晓的宝贝,一个普通的黄梨平均10元,在古代时候,听说还是朝见皇帝的贡品,真可以夸张点来说,那是价值连城了,所以我也饱了一回皇帝的口服。我的同坐叫“简”,高出我半个头,那天我带了一个黄梨,同桌说她口渴,我怎么也舍不得给她,后来她看到我把梨送给了我们院子里的萱,从那以后我们成了陌生人,她说我小气,重色轻友,那年我十三岁,知道什么叫重色轻友呢?不过她大我两岁,我上高中的时候,她已经和人结婚了,现在遇到她,我们偶尔寒暄几句,但是颇为尴尬。

我和萱回家的时候要走共同的一条路,不过每次放学,不是她先走,就是我先走,或者我等在她后面,看见他走了我再走,因为我们怕遇见,彼此相对无言的尴尬。

一次琪去书店遇到她,她说:“你哥哥最近怎么没来上学?”琪说:“肆说你们放假几天,不上课,难道你去上课么?”那天时星期四,萱说:“哦,我才刚刚放学呢?怎么你哥哥会说不上课呢,我们是要上的,你回家赶紧叫你哥哥来上课。”琪回家把这件事告诉了妈妈,妈妈这次是破天荒的没有骂我,我到觉得委屈了,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的原由告诉了妈妈,谁叫我那时数学差得要命,考试的时候,老师不发给我试卷,我也不是个吃软饭的人,受不得别人这样侮辱小觑,提着书包,二话不说,就往外走,老师说:“你要干嘛去?走出了教室门,以后再也别想回来。”

我说:“不读就不读,谁又不稀罕你教的几个破字。”后来妈妈去学校找老师理论,老师哑然,终于灰头土脸的无话可说。后来听说,因为这事,萱偷偷的哭得眼泪一把,鼻子一把,我当时还以为她是个爱哭鬼,和其她的女孩没什么两样。

我厚颜无耻的和萱说过这件事,她听得分外欣喜,因为我打了一场胜仗。她送给我一幅画,人且是圆形的,一个圆圈是头,一个圆圈就是肚子,总共是四个圈,两个人,一个男生,一个女生,拉着手,男生只有三根头发,女生一个扭曲的翘辫子,现在时间久了,那幅画也就找不到了,遗失在尘埃中了,不过当时我没有读懂那图片的意思。

后来上了初二,一次她在书店遇到琪,她和琪说她喜欢我,不过这件事等琪初二再说的时候,已经被遗忘了两年,有一次,别人还叫我帮了忙,给她送了一次情书,那人苦苦等了一个周没有收到回信,她且叫一个女生给我送来一张粉红色的碎花信笺,特别叮嘱是给肆的,信笺上秀丽而端庄的文字,溢出浅浅的幽香,是薰衣草的味道,上面简短的写着几个字“我们在同一个院子里走散。”后来她没考上高中,去了师范,我上了大学,偶尔发个短线,13岁妹妹未说完的话,让我们错过了许多流年。

癫痫治疗医院哪家好
癫痫孕妇应如何治疗
北京那家医院治癫痫好

友情链接:

女娲补天网 | 小电驴下载 | 月季花长虫 | 高速公路施工流程 | 环己基甲醛 | 手机支付怎么用 | 新能源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