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最美证件照刘晨妮 >> 正文

【江南小说】禹鼎传奇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楔子】

乾道主显,坤道主隐

金龙一出,五行听令

自几百年前末女王一统天下后,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战火不起,天下太平。然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自女王驾崩以后,各地诸侯纷纷据地为王,连年征战,断断续续持续了近三百多年。

话说当年南平大将军被送往阿依族后,不舍自己一身军事本领就此失传,于是,在阿依族招募骁勇善战的将士,将战术与五行相结合,训练了一支奇兵,名唤五行军,可大可小,可显可隐。旨在感激女王天恩浩荡,发誓生生世世效忠雪国。同时,南平大将军命人打造了两条金龙,送往雪国。只要金龙一出,便可调动五行军。

可惜的是,女王死后,两条金龙便也不知所踪。

南平大将军死后,五行军代代相传,并且越发精锐。而阿依族这个小部落,也在五行军的护卫下,不但没被战事波及,反而在动荡中强大起来。

三十年前,天下大乱,民生不安。阿依族的老族长本是修行之人,门下两个弟子,专列与天涯。他不忍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便改阿依为锦国,派大弟子专列立地为王,领兵出征,平天下,创盛世。

专列陛下不负师望,征战十年,平息战火,百姓所盼,民心所归。锦国一袭雪国当年之威,成了强极一时的大国。而专列陛下更是爱民如子,开创了新一轮太平盛世。

令人不解的是,陛下五十大寿时,却把皇位传给长子履泽,自己安享太平去了。

履泽继承父志,雄才大略,治国有方,锦国国力强盛,人民安居乐业,父子两成了为人称颂的千古明君。

然而自去年开始,乱党余孽开始死灰复燃,以朱雍为首的一派,频频扰国乱民,并且与武林中一些狼子野心之人相互勾结。履泽陛下出兵镇压,谁知朱雍门下竟是邪师恶士,锦国大军竟屡战屡败,眼看天下即将血流成河,生灵涂炭……

【一】

天然小居,曲水流长,柔音婉转。

一盏荷叶小灯顺着河水轻轻飘荡。

一绿衣女子,净面素颜,端坐于古筝前,手指轻拨,弹出一曲哀婉的《春江怨》。

旁边一个男子,无心听曲,静静地注视着流水。

他在思考。

思考着这件事究竟该不该做。

他不想与天下为敌,但师命难违,他的心纠结着。

一白衣女子看出他的心思,口气中带着威胁,“易水寒,咱们都是老江湖了,空有一身虚名有什么用,还不是风里来雨里去,什么时候被仇家杀了都不知道。”说完,见易水寒不出声,接着道:“若是此次成功了,你就功不可没,到时候,还有什么是得不到的。”说着,朝弹琴的女子一指:“你看我这妹妹如何,若是成了,我就把她许给你。”

易水寒望着弹琴的女子,道:“你们姐妹,身心剧毒,我可不敢要。”

绿衣女子一听,停了下来,起身道:“你真是高抬我们了,我们姐妹从踏入江湖以来,就已经没有心了,何来的毒?”

易水寒不想在跟她们浪费唇舌,问:“末路来了吗?”

“来啦!”一阵空远的声音传来,易水寒一眨眼,一个黑影就到了跟前。

白衣女子问道:“可有什么消息?”

“舟中人跟绝代双娇已经出发了,那个消息,也已经放给他了。”

绿衣女子道:“绝代双娇倒没什么可担心的,就是舟中人难得对付。”

末路道:“咱们四对一,难道,还怕了他不成?”

白衣女子点头:“好,咱们就依计行事。”说完,斜着易水寒:“易水寒,你要记住,你是一个杀手,一个杀手要是心太软,就容易被杀。”

易水寒冷道:“多谢提醒!”说完,头也不会地走了。

【二】

秋絮再一次遇见陈天俦时,正值七月天气,太阳火一般地烘烤着,活生生要把整个大地吞了去。蝉噪鸟鸣,越发让人心烦意乱。

山间小路崎岖,美境虽多,但秋絮已没了兴致细赏,她擦了一把汗,只想快点找个地方躲躲凉,顺便摘几个野果子解解渴。深深地吐了口气,她艰难地朝前走着。

现在,她有些后悔了,都怪自己一意孤行,非要去寻找什么雪国遗址。她从小就是听着一个传说长大的,几百年前的雪国是一个雪与花交融的世界,而雪国的龙脉之地龙千山,更是美丽无垠的宝地,尽管雪国已经没落几百年了,但那龙千山上的冰雪千丈,万里梅香,却在朝代的更迭中愈发的长盛长青。

与龙千山一同源远流长的,还有那个关于雪国女王末和她姐姐雪的凄美爱情故事,听说,当年女王为了保存姐姐和白炎的墓,特地请了一方术士虚谷子,以朝云暮雨之术遍布龙千山周围,任何人,一旦靠近,灰飞烟灭。所以,几百年,雪国的王宫已在风云变幻和一拨又一拨的强盗中变得残破不堪,只有龙千山一直孤傲地屹立着。

这次,她告别了锦衣玉食的生活,独自一个人踏入江湖,就是想去看看那传说中的景,还有那段故事里的人,以及他们那段荡气回肠的爱情。

转了个弯,路变得宽敞多了,秋絮放眼望去,只见不远处的路边,生着一颗大梨树,上面挂满了白白胖胖的梨子,她舒了口气,也不知哪来的力气,朝着大梨树就直奔了过去。

“啪”,不曾想,刚到树下,就被一个梨核不偏不倚砸在额头上。抬头一看,只见树枝上挂着一个白衣人,在密密麻麻的绿叶掩映中看不清真面目,只听得咬梨时发出的“嘎吱嘎吱”的脆响。

额头上微微传来的痛感让原本就心烦意乱的秋絮更加火冒三丈,扯开嗓子叫道:“树上的,你往哪儿仍的梨核呢?”

陈天俦吃得正欢,听得下面有人叫唤,低头一看,对上一张怒气冲冲的脸,还有旁边丢弃的梨核,顿时明白了。一跃跳下树来,不好意思地笑笑,往怀里掏了一个梨递过去。

待两人都看清对方时,异口同声叫了起来,“是你?”

秋絮无奈地撇撇嘴,“我说怎么这一路眼皮‘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原来是要遇上你这个死无赖。”

“我说你这小小女子,人丑心恶话狠毒,那天明明是你踩了我,还说我无赖。”

“行了,我不想再跟你说那天的事,总之,以后不要让你再见到你。”说完,轻轻一跃,便摘了个肥肥嫩嫩的梨子下来。

陈天俦摇头叹气,“身手差成这样,也敢出来闯荡江湖,真是自不量力。”

秋絮一听,把梨一扔,扬了扬手中的剑,“你身手好,敢跟我比试比试么?”

陈天俦不屑地笑笑,“我从来不跟女人动手,更别说三脚猫的女人。”说完,哈哈大笑而去。

秋絮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气得直跺脚,一张俏脸上是无可奈何的神情。休息了一阵,也起身朝前走去。

日头一落,天很快就暗了下来,还好前面不远处就是一个镇子,她打算找家客栈填饱肚子,休息一夜,明天再启程。

她踏进一家客栈,里面早已座无虚席,生意火爆。此时,那小二正在柜台处伺候,约莫二十出头,生得眉清目秀,手脚麻利,见生意兴隆,喜得眉开眼笑,一眨眼瞧见了进门的秋絮,两眼顿时就拉直了。

秋絮看着小二滑稽的表情,心下好笑,便想逗一逗他,咧了嘴巴,朝他做了个鬼脸。小二一愣,脸颊一红,满脸堆笑迎上来,“客官是要打尖还是要住店?”

“先给我准备一点吃的,再给我准备一间上房。”秋絮一边吩咐着一边寻找着合适的位置,可是,她转了几圈,也没找到一张单独的桌子。

“对不住了客官,您要是不介意和别人并桌,吃的还可以在小店里将就一下,上房已经没有了,普通房倒是还有一间。”

秋絮叹气,“好吧,普通房就普通房,姑娘我屈尊一晚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记得给我烧点热水,姑娘我两天没洗澡了。”

“好嘞!”小二拖长的一声叫唤,亲切中透着欣喜,“客官,你随我来。”说着,便把秋絮往靠窗的位置引去。

那桌上坐着一个年轻公子,此时正吃着小菜喝着小酒,说不出的惬意。秋絮光看背影也知道,不是陈天俦又是谁?

秋絮往陈天俦对面一坐,笑道:“真是冤家路窄啊!”

陈天俦不说话,一仰脖,一杯酒一饮而尽。

那小二见两人相识,讨好地说:“二位认识就好,出来行走的,多个朋友多条路走,看二位郎才女貌,倒是般配的很。”

陈天俦把酒杯重重往桌上一放,“你是跑堂的还是做媒的?”

小二讨了没趣,赔笑着退了下去。

“为什么跟着我?”陈天俦问。

“谁跟着你啦!这路你能走我就不能走啦!这店你能歇我就不能歇啦!”秋絮说着,瞅了陈天俦一眼,转过头对小二喊:“小二,给我一斤牛肉。”

半晌,不见小二回应,刚才喧闹的客店也突然静了下来,秋絮转过头去,只见整个客店的人,都像着了魔一般,眼睛齐刷刷地望着门口。

【三】

门口站着一个人。

一个女人。

一个风华绝代的女人。

她的出现,像一阵光似的,顿时把整个客栈照的明晃晃亮堂堂的。

一代绝美莫虚幻,可不是浪得虚名的。

此时,虚幻无视客店里众人呆若木鸡的表情,一双大眼睛在店里转了一个来回,举步朝着秋絮和陈天俦走去。

秋絮看了一眼虚幻,又看了一眼陈天俦,冷笑道:“天下男人皆无耻,这句话说得,对极了。”

陈天俦正在兴致勃勃地欣赏着走来的虚幻,听秋絮这样一说,索性站起身来,迎了上去,“姑娘,这店中已没有了空位,不介意的话就和在下同桌。”

虚幻一听,看了看秋絮,浅笑嫣然,“求之不得。”说着,便在秋絮身边坐了下来。

那小二见又来了美人儿,自语:“美女年年有,今年特别多,长了二十多年,还没见过这样美的人儿。”屁颠屁颠地跑上来,朝着墙上挂着的菜谱问:“姑娘,你想吃点什么,小店的菜,在这方圆几十里可都是一绝啊!”

虚幻道:“就捡几样清淡的上吧!”

“好嘞!”

陈天俦为虚幻倒了酒,笑道:“江湖儿女,相遇即是缘,在下陈天俦,敢问姑娘芳名?”

“莫虚幻。”

“莫虚幻!”陈天俦吃了一惊。

传闻江南有二富,富可敌国,莫家和秋家!二十年前,莫家女儿莫如嫁入秋家,成了秋家大公子秋向天的夫人,次年,莫家夫人和秋家夫人同天各生下一女,两女自小长得秀丽无比,到了豆蔻年华,更是仙姿绰约,但凡见过的人,都会摇头感叹一句:此生无憾矣!

美名越传越远,久而久之,人们便送了她们一个佳绰:绝代双娇!

陈天俦明白,这便是绝代双娇之一了。即刻举杯,说道:“莫姑娘,在下唐突了,这杯算是给姑娘赔罪。”

“哼,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秋絮撅了撅嘴。

陈天俦针锋相对:“那也要看是对谁了,像你这样的,我可就没什么兴趣了。”

“你……”秋絮气得小脸通红。

虚幻冷眼看着他们斗嘴,见秋絮吃了亏,白了陈天俦一眼,问:“表姐,你不是一个人上路么?怎么会跟他在一起?”

“表姐?”陈天俦眼睛瞪得大大的,他难以相信地瞪着秋絮,问:“你不会就是秋絮吧!”

“哼。”秋絮自豪地仰了仰头,她对陈天俦这个反应很满意,她在等待着陈天俦对她点头哈腰地说,小生有眼无珠,不知姑娘竟是秋家小姐。

谁知,等来的却是陈天俦一阵感叹,“想不到啊想不到,真是想不到。”

秋絮问:“想不到什么?”

“虚幻姑娘花容月貌,倒是担得起“绝代”二字,只是这秋小姐,啧啧,真是见面不如闻名,还幸亏你们是表姐妹,这要是亲姐妹,估计江湖上没人会相信。”

秋絮气得说不出话来,眼里泪光闪闪,从小到大,她从没这样受过这样的气,在家里,上至父母,下至仆人,哪个不是对她呵护有加,如今,他陈天俦三言两语就把自己说得一无是处,心里越想越觉得委屈。

虚幻见表姐受了委屈,拉着秋絮站起来,骂道:“你这人好无礼,我们姐妹是美是丑,岂容你在这评头论足的。”说完,扔下一个白眼,拉了秋絮就朝楼上走去。

陈天俦先是愣了一下,继而凝视着手中的酒杯,自语:“绝代双娇,有趣,有趣。”

【四】

八月将至,月光如水。

陈天俦翻身上房,轻轻落在瓦瘠之上,蹲下身来,挪开一片瓦,房中昏黄的灯光射了出来,在他额头上形成一个长长的方块。

屋里,秋絮趴在窗台上,盯着那如玉般月亮,叹息:“好美。”

虚幻正在铺床,听见了,凑过去,“行了,我知道表姐你才情满腹,只是快三更时分了,还是早些睡吧!”

“表妹,你怎么也来了?”秋絮自顾地问道。

“我这不是奉了姑父的命,来找你的吗?”

秋絮掐了掐她的脸,接着挠了她的痒,“跟我还不说实话。”

虚幻经不住痒,连忙告饶,“好了好了,我还不是也想看看那龙千山的美景嘛,谁叫传说那么动人呢?所以,我就以找你为借口,跑出来啰!”

“舟大哥呢,他没有和你一起来吗?”秋絮问。

“他在路上遇到了点事,说叫我先走,他随后就到。”

房上的陈天俦听到龙千山三字,脸色骤然一变,不想这一出神,脚下一滑,便弄出了声响,惊动了两位佳人。

“谁?”秋絮警惕地推门出去,只见陈天俦从房上跳下,收了剑,严声问道:“大半夜的,你鬼鬼祟祟躲在房顶上做什么?”

治疗癫痫有几种方法
左乙西拉坦片治继发性癫痫吗
想要了解癫痫病发急救方法

友情链接:

女娲补天网 | 小电驴下载 | 月季花长虫 | 高速公路施工流程 | 环己基甲醛 | 手机支付怎么用 | 新能源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