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樟树坪小学 >> 正文

【丁香•祝福祖国】项链(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冬天的一个夜晚,胡州市著名地产商人方禹州先生的太太,徐美凤的一串钻石项链,在家不翼而飞;就在项链丢失后不久,方家年轻的保姆鹿小韩,也突然没有了踪影。

方禹州先生是胡州市著名的民营企业家,市公安局在接到当地派出所的紧急报告后,高度重视,紧急召开相关人员会议。

在会议上,局领导根据派出所现场勘察和监控视频的初步调查报告分析,鹿小韩有重大作案嫌疑!犯罪嫌疑人携带项链外逃的可能性很大,不排除有同伙协同作案的可能。案情重大!罗大年局长当即决定:立即成立案件侦破领导小组,由副局长李国豪任组长,侦查队长秦基伟任副组长,侦查员李明杰、齐一鸣、华天钧以及技术科田小慧为侦破小组成员。命令李国豪组长,必须亲自坐镇局指挥中心指挥,统一指挥全市交通、治安各部及当地派出所,全力以赴,采取果断措施,防止犯罪嫌疑人鹿小韩外逃,尽快找回失窃项链,以避免人民群众的财产损失。

会上,李国豪组长命令,立即对鹿小韩家实行24小时秘密监控!因不排除有同伙协同作案的可能,因此,要马上调取犯罪嫌疑人的手机通话记录,以便寻找出可疑对象。考虑到距离案发时间已经一个多小时,犯罪嫌疑人有已经逃出城区的可能,因此,全市各交通、治安等部门马上展开行动,利用夜间车辆、人流比较少的有利条件,对全市各交通、航运的站点和路口及探头进行全方位的排查和监控,特别是对西山别墅区及附近周边路口的探头进行排查,注意对红衣女性的仔细甄别;同时还要对全市各旅店、宾馆、网吧等公共场所进行突击检查;副组长秦基伟立即带人赶赴方禹州家,负责现场的调查取证工作,并由西山派出所全力配合。最后,李国豪组长强调说,不要怕吃苦,必须克服侥幸心理和畏难情绪,不能有丝毫懈怠,要细致、扎实地做好相关工作,争取尽快抓获犯罪嫌疑人鹿小韩。

会后,各部立即纷纷行动,唯恐贻误战机,以免造成犯罪嫌疑人外逃。公安部门迅速撒下天罗地网,鹿小韩已插翅难飞,落网只是时间问题。

当晚23点10分左右,指挥中心就接到了市交警大队报告。报告说,通过调取西山别墅区内、周边10公里范围内所有路口的治安探头查看,在21点至23点期间,没有发现独自骑电瓶车或者步行的红衣女子在该范围内出现,犯罪嫌疑人出别墅后很快消失,很可能已经逃进了西山。由于西山地形复杂,在西山西坡或者北坡的主要路口,监控探头也已被损坏多日,而且路口紧靠出城公路,因此,不排除鹿小韩在逃进西山后,迅速从西山的西坡或者北坡出山,乘车或者打的逃跑,而且逃跑去向无法查明。指挥中心还接到报告,近几个月来,鹿小韩的手机通话短信记录并没有发现可疑之处,她的联络对象主要是家人和方家人,几乎没有其他的经常联系人。

这时,秦基伟一行五人驾着警车已经驶出了市区。

接到了指挥中心发来的通报,秦基伟端详着手里鹿小韩的照片,心里暗想:把西山作为逃跑路线,不失为一种绝佳的选择……西山上山路纵横交错,羊肠小道随处可见,地形十分复杂,加上岩洞、沟壑,更是无法估计,想在诺大的西山找一个刻意要藏起来的人,并不见得容易。倘若搜索力量不够,就更加难以发现逃犯。

警车一路闪烁着警灯,向西往位于西山南坡的别墅区疾驰而来。

方禹州家的别墅就位于胡州西山南山坡的半山腰上,这里是胡州市最著名的高档别墅区。

此时已是隆冬的深夜,寒风凛冽而刺骨。齐一鸣驾着车,到了西山脚下,已经能看到半山腰上的别墅区内被路灯照得白亮的马路。西山脚下一条灰白色的大马路直通山腰,道路两旁,鳞次栉比的高大路灯,把直通山腰的大路照得雪亮。汽车在山道上快速前进,向两边看去,只见山腰上的树丛间,星星点点的亮光往后迅速闪躲,又像是一个个胆小而恐惧的精灵;一座座别墅的红色屋顶,在墨黑色的树林间快速往后隐身,诡异而怯懦,又像是一个个被突然闪烁起来的警灯惊吓到,又纷纷向车后逃跑的鬼魅。

警车很快拐进纵横交错、泾渭分明的别墅区内的马路上。众人能清晰地辨别出别墅墨色的铁栅栏上的门牌号。别墅区道路两边的高大路灯以及别墅两侧高高悬挂着的太阳灯,毫不吝啬地把别墅内外照得通亮,恍如白昼一般。只是在寒冷的深夜里,这白亮刺眼的光亮,让人觉得更加阴冷,没有一点温暖的感觉。这些别墅,一排排整齐地排列着,别墅的东、西、北三面都被一些高大的香樟树紧密地簇拥着,深夜里,山风吹来,墨色的香樟树叶便不停地随风颤抖,并发出“哗哗哗”的密集响声,在白灿灿的灯光照射下,仿佛是数不清的细小精灵在树枝上纷乱地跳舞。在这笔直的马路上行进,秦基伟透过车窗向外看去,这一幢幢仍在沉睡中的高端别墅,仿佛是美国魔幻电影里的精灵花园,既别致精巧,又飘渺恍惚,让人不免觉得有些隐秘莫测,而生阴森恐怖的错觉。

不知道什么原因,秦基伟下意识地让齐一鸣开着车沿着方家别墅四周的马路先绕了一圈。

方家别墅的院子被两旁的太阳灯照得很亮,足有数百平米大小,四周是黑铁栅栏围成的围兰,院里像是个花园,有各种四季常绿的树木和花草,穿插其间的是灰白色小径,主建筑是院子中间的一座欧式建筑风格的主楼,粉墙红瓦,坐北朝南。主楼的门窗向外透射出淡黄色的光线,让人感觉此时屋内必定十分温暖,与屋外的白亮寒冷迥然不同。主楼的东西两边分别有一排一层多高的附房,也是粉墙红瓦,这些应该是车库之类的地方,与主楼的高大明亮相比,明显觉得晦暗低矮。在别墅大门约50米处,有个圆形的大喷泉水池,水池当中立着一座高约三米,形态怪异的假山,在水池底部射出来的蓝、黄、粉、紫四色灯光的集束映照下,更显得光怪陆离,给人以荒诞、虚假的感觉。

在进方家别墅大院的院门时,秦基伟等人就已经注意到了方家安装的监控系统。李明杰说,这个监控系统肯定能为侦破提供有力帮助。

豪华的大客厅里,灯火通明,温暖如春。方禹州夫妇和他们的女儿,以及他家的阿姨万志英,司机钱进利,还有花圃园丁刘金顺老头,都表情复杂地坐在了这里。派出所的几名干警,表情严肃地在紧密监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秦基伟等人不动声色地走进客厅边的一间客房里。

在派出所所长老黄的介绍下,方先生热情地与案件侦破小组的各位同志分别握了握手。黄所长就项链失窃发生的经过,向秦基伟又做了报告,方禹州还在旁做了一些补充,并把在场的方家所有人员又做了简要的介绍。

秦基伟把客房作为现场办公地点。他问方先生道:“你们家的监控怎么样?”

方先生道:“装了几年了……我也不太会弄,也没请人来好好检查过……有几个探头可能不太好……电脑在书房里。”说完,便把他们带到自己的书房。

黄所长对秦基伟道:“鹿小韩,现年21岁,未婚,高中文化,没有犯罪前科。家住郊县XX乡XX村112号,父母都是农民,母亲常年患病,父亲在本市东城农贸市场做蔬菜生意。有一个17岁在上高中的弟弟,家中经济条件相对比较困难。案发后,鹿小韩于22点13分左右,突然去向不明!种种迹象表明,她有重大作案嫌疑!她不但有作案时间,也有作案动机……”

秦基伟决定,马上开展现场工作,由自己和李明杰,继续与方家人进行谈话、录像,并做好详细的询问笔录;齐一鸣同志到方先生的书房重新对方家的监控画面做进一步的研究;黄所长带领派出所的同志,进一步扩大西山搜索面,并请当地群众协助搜索;华天钧、田小慧同志,认真仔细地做好别墅院内外的勘察工作。他要求同志们不得放过任何一个细节。还特别叮嘱田小慧,不要放过任何可疑的蛛丝马迹。

秦基伟和李明杰在方家的另一间客房里开始了询问工作。

秦基伟让李明杰先把方太太单独请了进来,让她把所有有关项链的细节和案发时间段内的行动轨迹再仔细地回忆一遍。

方太太说,那串项链,是去年十月一日,也是她结婚二十周年的纪念晚宴上,方先生亲自送给她的纪念礼物,这是她这辈子最难以忘记的日子,也是她此生最值得骄傲的日子。

在这串钻石项链上,镶有十几颗大大小小的南非钻石,不仅外观绚丽夺目,而且装饰技法巧夺天工,价值达五百万之巨!这件事,在去年,是轰动全胡州市的大新闻,几乎无人不知。由于这串项链对自己意义非凡,而且价值过于珍贵,因此,方先生还给这串项链上了双份保险,自己也是十分珍惜。而且一般只在重要场合才佩戴,平时都放在二楼卧室的保险箱里,从不轻易拿出来示人。

方太太继续说,因为晚上要陪同方先生去参加一个重要的宴会,所以在下午四点半,自己化妆的时候,才拿出那串项链,并戴在了脖颈上。后来不知怎么的,在下午五点前,忽然觉得自己头晕得很,于是,就打了电话给方先生,没去参加聚会。

在五点后,她就让万志英开了饭,几个人提早吃了晚饭。因为胃里不舒服,晚饭只吃了几口,大约在五点半左右,依然觉得自己头晕、困乏,胃里不舒服,因此,就想泡个热水澡。便让保姆鹿小韩到卫生间替自己放了热水,并让她去洗衣房拿了自己的干净内衣和浴袍,送到卫生间。热水放好后,自己就单独去了卫生间。因忘记事先把项链取下没有放进二楼的保险箱里,所以,在下浴缸前,解下项链就随手把它放到梳妆台上的盒子里。当时自己并没有太在意,一直躺在冲浪浴缸里,边休息,边听轻音乐。

躺下不久,就有个人开了门走进卫生间,在里头摸索了一阵,又关了门出去了,前后总共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因为当晚方禹州不在家,女儿在她自己的房间里做作业,整个房子里除了她们母女俩,就剩下阿姨万志英和保姆鹿小韩。由于卫生间由鹿小韩专门负责平日的卫生和打扫,当时自己又正敷着面膜,因此,自己就一直闭着眼睛躺在浴缸里,没有睁眼看进来的人。后来,自己又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直到浴缸里的水变冷,才清醒过来。那时候,时间已经九点过了。

泡完澡后,她穿好了睡衣,坐到梳妆台前打算继续做面部护理时,打开了盒子。这时,她才发现盒子里的那串项链不见了。她当时就觉得脑子一阵发懵!立即跑到二楼的保险箱里去查看,发现项链的确不在保险箱里。因为以前有过一次把项链放错地方的经历,所以,当时她还不相信项链会被偷!加上自己一直都有些头晕,脑子也不清醒,就怀疑会不会又和上次一样,自己放错了地方;又觉得,项链买了很长时间,链子会不会断了,项链是不是滑落到了家里的某个地方,而自己并没注意到。因此,她立刻叫出在闺房里的女儿,两人在屋里满地寻找。找了好久,却始终没能找到。

她冷静下来后,仔细回想了事发的前后经过,便马上打电话找了鹿小韩,委婉地问她,是不是她拿了自己的项链!电话里,鹿小韩表现得非常激动,当时就矢口否认!并说,如果不相信,可以搜她的身,搜她的房间!说完就哭了。

方太太当时并没那么做,也没去搜她的房间,而是立即给方先生打了电话,那时大概是在九点半。

方禹州回来后,又让她仔细回忆了丢失项链的经过。

方先生为了慎重起见,也没有找鹿小韩,而是立刻让万志英和家人一起又重新把家里找了个遍。可以说,只要是方太太可能去的地方,都找遍了,就差没到卫生间的下水道里去掏粪了,可结果依旧是一无所获。

方太太记得自己在泡澡前,的确是把项链放进了盒子!当时盖子到底盖没盖上,已记不得了。方太太说,当时万志英在她自己房间里头看电视,因为自己睡眠一贯很警醒,在泡澡时,虽然自己闭着眼,听着音乐,凭感觉,觉得那个进卫生间的人,一定是鹿小韩,不可能是万志英。因此,他们夫妻俩后来仔细分析,还是觉得鹿小韩的嫌疑很大。等他们再想找鹿小韩的时候,却发现她已经不在屋里了,又立即到洗衣房旁边鹿小韩房间去找,发现她已经去向不明了!打她手机也关机了。当时时间是22点13分。

于是,方禹州才立即报了警。

方太太补充说,记得自己有一次参加宴会后回来,到卫生间洗澡,她把那串项链放到梳妆台上,没料到,站在身边的鹿小韩未经她允许,竟情不自禁地拿起项链,捧在手心里仔仔细细地端详了起来!那垂涎欲滴的眼神……简直可以用“贪婪”两个字来形容!方太太当时就十分紧张,慌忙从她手里夺了过去,迅速上楼把项链放进保险箱里。

秦基伟问她道:“鹿小韩来你们家多久了?”

“大概两年了。”

“她在你们家的表现怎么样?”

“这个人……怎么说呢?爱钱……也喜欢沾些小便宜,爱打扮,平时话不多,有些孤僻……是那种表面上老实肯干,骨子里好逸恶劳的女孩。”

“以前府上有没有发生过失窃的事?哪怕很小的失窃……”

“有过……都是些小东西,我们也不会太在意……”

“都是些什么东西?”

了解一下癫痫遗传吗
预防癫痫有哪些有效措施
南昌看癫痫哪家好

友情链接:

女娲补天网 | 小电驴下载 | 月季花长虫 | 高速公路施工流程 | 环己基甲醛 | 手机支付怎么用 | 新能源集团